十三

weibo:ying_12098

【源德】中元劫 第二章

第一章: @维克的Lullaby 

第二章:这里

第三章: @夏至 

第四章: @阢祈 

第五章: @小大甜度100分 


———————————————————————


第二章


再次被迫来到人间的殷志源哭丧着脸看着追兔子的狗一头撞到树上,拖着因心情不好而额外沉重的"灵魂"来到第一次见到金在德的地方等待着历史再次重演。


殷志源盯着放了芸豆的碗,看着男子打乱顺序,听着围观的人们拿着票款赌运气,安静的等待着金在德的出现。


“呵,雕虫小技。”


来了。殷志源暗想。


这次还未等金在德朝他喊帮忙,殷志源便冲向大汉一顿猛踹、狠打,似乎在为自己无法轮回还需要重复过着同一天而怄气。


不止没法看见殷志源的人们开始恐慌,就连看得见他的金在德都看傻眼了,直到被身边匆忙逃开的人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对殷志源喊“诶,那位鬼神,放过他们吧?”


殷志源这才冷静下来,松开扯着大汉衣领的手,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


金在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嘀咕着“现在的鬼神脾气都这么差了吗……”


“一开始我脾气也很好的好吗!有股力量一直把我困在今天这个时空里,谁能有好脾气啊!”殷志源忍不住叨了几句,看着被自己打趴在地的那几个壮汉吓得快尿裤子的模样瞬间解气了,还心情极好的笑了起来。


“你是说,你被困在了今天?”金在德对这位有点神经质的鬼神感兴趣了,歪着头问他。殷志源坚定地看着他,点点头。


片刻之后,殷志源来到金在德相较于衣物、气质更显朴素的屋子里,一切都以简单为主,就连一位家仆都没有。完全过着与世隔绝般的生活。


“嗯?你家就你一个吗?”殷志源大致上逛完了金在德的屋子后,来到正在沏茶的金在德面前坐下,耐不住疑惑地问道。


金在德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看你衣着气度非凡,总觉得你家会是非常...”殷志源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在他心中金在德住处该有的模样。


金在德想起自己"老家"里的装潢,称之为皇宫都不为过,便笑着说“很多事情并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个模样,也许你被困在了今天就是为了找出自己存在的意义,也许命中注定你需要度过此劫,也许...你是某些人的执念。”


屋外此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着,风更是大得拍响了金在德的家门,这让殷志源没听清金在德说的最后一个可能性,只见他嘴唇一张一合,恍惚间又再次回到地狱,眼前原本盯着的红唇成了深紫色,让他明白自己还是没能摆脱"今天",成功投胎转世。


-


这次从头来过的时候不曾受苦,这让殷志源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一丢丢固定搭配的"今天",而他也很好奇这次的剧情会是什么样子的,他决定和第一次经历"今天"时保持一模一样不变的走向,只在最后做些改变,看看能不能摆脱这个魔障。


当他再次用鬼神独有的黑色衣物替金在德逃过一劫、且金在德开口说他也可以帮忙他一件事情以后,真挚地对他说“在德先生,我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哦?什么事儿?”金在德挑挑眉,靠在墙上仔细打量着这位仿佛什么都知道的鬼神,好奇他有什么困难需要一个看似毫无能力可言的"凡人"帮忙。


“是这样的,我已被困在今天这个时空里循环好几日了,什么方法的尝试过了,只得冒昧问一下你有什么见解了。毕竟你也是这里唯一一个看得见我的人。”殷志源说得异常认真,他总觉得金在德就是他被困在"今天"里的关键。


金在德听闻撇着嘴点点头,示意殷志源跟在他身后,左拐右拐的来到一间隐藏在角落里无人问津且尚未开门营业的药铺前。金在德无视了禁闭着的门,直径走了过去。


“还没开门…!”殷志源吓得赶紧喊他,想阻止他犯傻一脑门撞上木门。音儿都还没落下呢,金在德就直径穿过了木门,消失不见了。殷志源看傻了,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


已经站在药铺里的金在德看着一片黑暗的四周,结果他眼神扫过的地方都亮起了光,整间药铺突然充满生机,甚至还有拿着篮子正在购买药材的妇人们及忙碌着打扫四周、帮忙取药材的药童。


金在德打开扇子刚想向身后的殷志源炫耀时,却发现人根本就没跟进来,只得半个身子穿过紧闭的木门,伸手抓着还在发愣的殷志源、把他给扯进来。


殷志源受了不少视觉冲击,却好像唤醒了深处的记忆。他脑海中闪现出一只白嫩的手正拉着他到处玩闹,身子和脸都被白色的强光给遮挡着了,根本看不清楚。可当他正要因为脑海中的情景感到快乐时,画面一转,他只看见一处被大火吞噬着的屋子,风雨交加却还是扑灭不了大火。他清楚感受到自己痛不欲绝且绝望的心情,那场大火里一定有着他非常珍贵的人事物。


“志源、志源!殷志源!”金在德合上扇子、伸到瞪着眼睛发呆的殷志源面前,企图唤醒他。


被唤回现实的殷志源有些恍惚,还未从被脑海中浮现出的悲伤画面回过神,忽然就掉下了眼泪,喃喃自语“我好像忘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回忆。我不应该忘掉的…那是谁…那屋里到底有什么…”

看了圈去年各种活跃的写手

你们反省反省为什么都这么久没更新了😢

为了冷圈

你们不可以弃坑啊(说得自己好像没弃一样❌


【源德】梦

*短

*一切仅是脑洞 切勿上升真人

「殷哥,我梦见你找了小三。」金在德笑着对殷志源说。

「哈哈哈哈,然后呢?发生什么事了?」殷志源愣了愣,放声大笑。

「然后我找了嫂子说,结果梦醒了。」金在德回忆起那个梦,低头笑了笑。

殷志源笑着摇摇头「你啊,就想着我和你嫂子离婚是吧!」

张水院拍拍脑袋,指着金在德出卖他「哦?难怪前几天早上起来看见你在笑!」前几天他们准备着J-Walk的专辑,因为录音完就凌晨了,两人凑合着在录音室附近的酒店睡了一宿。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真想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金在德摆弄着眼前的杯面,怎么都扯不开盖子。

殷志源看不下去,伸手拿过杯面,边开边唠叨「你啊,老大不小了,早点定下心,早点结婚,老了身边还有人伴着你呢。你也不看看我和水院都有小孩了,宰镇也都结婚了,哥几个就只剩你单着…」

金在德扯了扯嘴角,接过已经被撕开的杯面,边倒着热水边说「这不是还没遇见么?再说了,老了我还会赖着你们,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遇见倒是遇见了,整整爱了快三十年的人呐,只不过这辈子真的不可能了。

果然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倒真希望那个梦境是真的,那么我还有理由想象自己可以和你在一起的模样。我爱你啊…殷志源。

——END——

这么沙雕的剧情是前天吃饭的时候 我舍友们的对话 这些对话是真实的hhhh只有最后那些早点定下心是我编的hhhh

我觉得我需要偶尔诈尸(?)我没有弃坑!没有!

【源德】宠



*一切仅是脑洞 切勿上升真人

*这次某源pb令我大开眼界🍋


「德儿,我陪你们去日本,你们陪我去巴黎吧,好不好嘛?」殷志源在接到通知之后立刻蹭到金在德身边,必须盯紧点!不然张水院那小子不知道会对我的德儿做些什么事!


金在德皱起眉头,这次的行程完全是公司安排且公司报销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啊?


没等金在德拒绝,殷志源就说「走嘛走嘛,经费我出了!拍摄期间我们哥仨还可以到处玩呢!」


张水院窝在一边的沙发上、皱着眉头,嘟嘟囔囔着「还哥仨呢…到时候还不是去看你俩秀恩爱…现在真羡慕宰镇哥的自由自在…可以去自己喜欢的地方还不需要看着某些人秀恩爱…」


听见张水院嘟囔的殷志源抄起手边的抱枕,直接往他身上丢,囔囔着「阿西,说什么!我这是为了增进我们的感情!要是真的为了date,我带你干嘛!」


「你说带我干嘛?还不是为了遮掩你只想date的事实!哼!」张水院抱住抱枕,不服气地喊着。


「呀呀呀,张水院!没你这么说话的!」被戳破计划的殷志源恼羞成怒,作势要打他。


被夹在他俩中间的金在德无奈地扶额,拉着殷志源让他坐好,然后开口「行,去就去。」他也很想趁这次机会去约会,毕竟在韩国是公众人物,虽然人气没以前那么高了,但好说歹说还是有一群死忠粉嘛,要是他们出去约会被拍到了会上热搜吧?


被两位哥哥决定了自己人生的张水院生无可恋,只能默默接受了自己又得当挡箭牌的事实。


然而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到了巴黎,殷志源就要求金在德换上女装,两人一起cos电影人物!这真的不是用公费在谈恋爱吗?!


张水院不满地瞪着走在他前面拍摄的两位哥哥,听着他们秀恩爱的说着话,心里想的还是自己在韩国温暖的家。


「那是埃菲尔铁塔。」殷志源牵着金在德的手,另一只手举着小花盆、指着巴黎铁塔,温柔地解说着。


「哦?那电影里说的不是爱情吗?」他们之前讨论着电影剧情,金在德没看过,但很好奇,据说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爱情挺好哭的。


「嗯…不算吧…电影里的你是爱我的人。」殷志源牵着金在德的手小小地搓着,感受着他白嫩的小手。


「真的嘛?」金在德另一只手里抱着法棍面包,他挑挑眉,握着作乱的手指,问。


「嗯呢,你很爱很爱我。」殷志源顿了顿,紧接着说「我呢…是守护着你的人。」他看得通透,说实话,电影里的男女主角都互相爱着彼此,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在一起根本保护不了她,还会把她扯到危险的边缘。


两人用着拍pb的名义到处玩了两天,回到酒店早就累瘫了,两人轮流洗澡之后瘫在床上,看着彼此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种感觉真好。


——END——

为了写而写😂怎么就没人更新啦😕

我这个月都在搞别的cp(不是

好啦 我努力更新 T^T


求求了
各位写手写写这神仙般的爱情!!!
他们公费谈恋爱啊啊啊啊!

【源德】追妻火葬场

*一切仅是脑洞 切勿上升真人

*继续沙雕吧…

*前文说到某源选择和女孩在一起 跟某德分手了

*因为有一丢丢的🚗我不放前文上来噢


「志源啊,我们想办个回顾20世纪末的爱豆圈子的节目活动,你看能不能让水晶男孩一起上节目呢?」无限挑战的导演在一次录制之后把殷志源叫到办公室,开口问道。


殷志源愣了愣,水晶男孩吗?那是不是又可以和金在德一起活动了。


导演深怕殷志源不答应,赶紧加了一句「你们就当做回馈粉丝们这么多年来的等待吧!好吗?」


「嗯,好。」殷志源点头答应,开始和导演谈仔细的节目思路。


金在德,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


-


张水院好说歹说才说服金在德出席这次由殷志源组织的水晶男孩聚餐。


虽说已经分开几年了,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个疙瘩放不下,所有刚开始他们根本就没什么互动,最后得知已经在录制节目以后才反应过来:这哥越来越精了,得离他远点。


但水晶男孩还可以一块活动这感觉太好了,昔日一起肩并肩战斗的日子浮现在眼前,许久不得劲儿的身子骨也仿佛有着用不完的活力,几人凑在一起仔细练习往日的舞蹈,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不过少了以前会一直腻在一起的源德。


殷志源何尝不想接近金在德,可他除了公事,什么都不肯跟他接触。只要殷志源想碰他,他就会在被触碰之前移开,次次如此。


成员们也没办法说些什么,他们太清楚这一切都是殷志源自己作出来的,所以索性当没看见了,继续说着事儿或借口离开。


-


后来,时隔十五年一起上的舞台,成员们都很激动,可也都很害怕当年那些追着自己跑的女孩们已经忘了他们,来到现场的人数不够,无法开始表演。


他们戴着眼罩和播着歌的耳机,不安的站在舞台上,殷志源下意识伸手探索着身边人的手,那人也正好把手伸到他面前,彼此紧紧握住了彼此的手,他们都清楚这人是谁,但现在他就是自己唯一一个站在这个舞台上的底气。


借着这个节目,成员们都回忆起当年短暂活动的点点滴滴,殷志源和金在德也想起了那时他们如何捅破那层纸,然后互相体谅、互相理解、互相帮助、互相喜欢,到最后的互相折磨,他们当时到底图的什么?不就是想要对方好好待在自己身边么?不就是想要幸福快乐的过完一辈子么?


下了节目的殷志源连忙抓住金在德的手,不顾他的挣扎、强行把他扯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放手!」金在德甩开殷志源的手,刚刚在台上因为粉丝哭过而通红的眼凶狠地瞪着殷志源,可在殷志源眼里只剩下可爱。


殷志源甩甩头,让自己脑袋清晰一些,双手捏着金在德的肩膀开口说「德啊,原谅我吧,好吗?以前我确实是做了伤害你的事,但我已经和她离婚了,连孩子都没有!你…你能不能…」再和我在一起?


一阵铃声打断了殷志源的道歉,金在德挣脱殷志源的手、瞄了眼来电就接了起来,听电话那头说了几句话之后笑着说「嗯,我刚下台,现在就回去,你和我们高辩就好好在家等我回去吧~」说着金在德就稍微欠了欠身,离开了殷志源的视线「诶!你们别把肉都吃完啊!留点给我!呀!胜浩哥!!」


殷志源愣在原地,手上还残留着金在德的体温,这才想起金在德早就搬到安胜浩家里去了,和一个律师弟弟,仨人一起养了两只狗,生活过得平平淡淡,但也没出什么岔子,一直都过得很好。


张水院路过的时候拍拍他的肩,叹了口气说「唉,您自作自受啊哥。嗯…加油吧。」


——封——

某源太坏了,不想HE…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火葬场…

那就要看某德要不要原谅某源了,嗯。


写来置顶的

lof主要更文

🚗主要开在微博上(这里发不了照片)

可以关注我微博但前提是得忍受我发自己日常(X

当然了,文会同步更新微博,除了案件簿💛

微博:ying_12098

我还有源德wc群和德的wc群

想进群也可以告诉我💛

ok 完毕 以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

24916案件簿 案一

編號970415案件 #05

⚠️請注意⚠️

⚠️️這篇文充斥著血腥、暴力、性行為⚠️

️️⚠️無法接受者請切勿觀看⚠️


貌似得知一切事物的刀器店老闆和身為可能是最後一個見到朴順美的李娜娜;在刀器店裡買了雙刃刀的姜泰熙、暗戀著李娜娜且有著燥鬱症的黃文晉…到底誰才是殺了朴順美、甚至更多人的兇手?


-


「聽說,你和朴順美在一起,而且還很甜蜜。」金在德手裡握著剛剛李娜娜遞過來的咖啡杯,盯著李娜娜看。


李娜娜倒無所謂地點點頭,說「對啊,我們在一起快四年了。我很愛她,她也很愛我…」語氣裡充滿了瘋狂的愛意及莫名的幸福。


金在德和姜成勳輕輕皺眉,姜成勳開口詢問「上週,為什麼和她吵架了,還吵得這麼凶?」


李娜娜眯起眼,瞬間警戒起來,冷著臉問「你怎麼知道。」



從輔導處走出來的兩人都面無表情,凝重的氣氛仿佛隨時都會爆發一場暴風雨。從李娜娜那裡是得不到他們想要的資訊了,卻意外在警衛室前聽見保安的對話。


「……李老師輔導的那位黃同學在不久前跳樓自殺了,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女孩…」保安A八卦地湊到有些年長的保安B身邊,對他說。


「嘖,工作時間不要說這麼多。」保安B依舊盯著眼前播放著實時監控的電腦,不感興趣似的苛責道。


姜成勳伸手指了指對面樓的教師辦公室,金在德明瞭地點點頭,一起走到教室辦公室門前,敲了敲門,不等回應就拉開門,走了進去。


金在德直接了當地走到年級主任的辦公桌前,舉起警證說「警察辦事,請問您們這裡不久前跳樓的黃同學,是不是接受過您們校方輔導老師的輔導?」


年級主任有些慌亂地站起身,卻在猶豫一秒之後決定裝傻「啊?請問您在說什麼啊?我們學校從來沒有自殺事件發生啊!」


-


「大佬,查到了,購買兇器的姜泰熙曾經因為綁架留下案底。」一位叼著棒棒糖,蹲坐在電腦面前的少年轉頭望向殷志源,對他說。少年胸前的掛牌上甚至是鬼靈精怪的照片,名叫李太永。


殷志源皺起眉頭,把快燒到手指頭的煙按在煙灰缸裡,說「申請去查他屋子。」雖然覺得他的嫌疑最大、幾乎就能確定他是兇手了,心裡卻更加不安,隱約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了。


「Yes sir。」李太永眯起眼睛,開始打報告,心裡嘀咕著"當警官真麻煩…查個嫌疑犯還得打報告申請…"


-


就在重案組人員忙著查清兇手時,警局前臺再次收到一封奇怪的白色信件,白色信件上是用打印出來的"重案組收",拆開了信件,裡面只有潦草的數字。


-


1003 - 05


1107 - 10 … 21 - 25


1212 - 15


0123 - 26


-


這一大串的數字總讓人有種不詳的預感,這讓重案組沒什麼頭緒,在偶然想起發現遺體的日期和推測有可能是綁架之後,殷志源翻了翻日曆,在紙上寫了些什麼,然後沉默了。


假使這些數字真的是日期,那麼它們之間有個共同點,排在前頭的都是星期六,2015年11月21日也是星期六。日期之間的差距不規律,3天、4天、5天、4天、4天。


如果,這個日期代表著一個人被綁架後殺害,那麼這位兇手最少都殺了5個人。


連環殺人犯。


也就是說,在朴順美之前,還有4個人遇害了,遺體至今未被發現。


李太永臉色怪異的接完電話後,對著沉默不語的殷志源說「大佬,又發現新屍體了…屍體,四肢健在,沒有腦袋。」


——暫封——

我觉得我的脑细胞都要死了🤦🏻

就…就凑合看吧各位🤦🏻

我不是专业的💛


24916案件簿 案一

編號970415案件 #04

⚠️請注意⚠️

⚠️️這篇文充斥著血腥、暴力、性行為⚠️

️️⚠️無法接受者請切勿觀看⚠️


在李宰鎮和高志溶的要求下,賣刀的老闆十分配合地把雙刃刀的買賣記錄拿了出來,厚厚的一疊文件夾裡,老闆翻出一份只有幾張紙且看起來十分舊了的文件夾,遞給向他攤開手的高志溶。


他們翻了翻記錄,發現老闆照著刀子上的編號寫了進去,卻沒看見編號A1000開始到A1030的刀子買賣記錄,整份文件就少了一頁,還偏偏是有著重要線索的那一頁。


李宰鎮皺起眉頭,盯著一直看著他們的老闆,發現老闆有些不自主地抿嘴笑。以為李宰鎮要發難的時候,他卻忽然笑了笑,溫柔地對老闆說「爺爺,你明明就知道我們是警方、知道我們在找這把刀的買賣資料,為什麼還偏偏抽了一張?」


老闆有些訝異地挑挑眉,從櫃台裡的抽屜抽出一張紙,放在李宰鎮面前,上面赫然就是雙刃刀編號A1000到A1030的買賣資料,說「年輕人,你觀察力果然超凡啊。發現到這個,還能知道我收了一張紙。」老闆指了指他頭頂上的天花板,高志溶抬起頭才發現到有面鏡子在上面的,所以真的佩服他宰鎮哥的觀察力。


李宰鎮聳聳肩,拿起買賣資料仔細看了起來,邊回答「爺爺你也很厲害啊,看我們樣子就知道我們是警察,知道我們找雙刃刀,也發現到我觀察到這個鏡子了。」


-


老闆早在李宰鎮和高志溶進入店內後就知道他們是警方了,雖然他們染著這種耀眼的頭髮和氣質都很“黑社會”,但開這種店面常常會有真正的道上兄弟來光顧,老闆早就閱人無數,自然知道他們之間的不同,那麼他們不是警察就是軍人了嘛。


而當李宰鎮觀察著店面時,老闆也借著報紙的遮擋盯著他們看,自然也知道他發現了自己頭頂上的鏡子。

還有高志溶發現到櫃台後的雙刃刀又有誰能保證不是老闆自己擺上去的呢。


-


既然老闆都知道他們前來的原因了,那也不隱瞞了,高志溶把整張買賣記錄拍了下來後,迅速找到編號A1024的位置,發現到買主叫姜泰熙,於2015年10月05日,晚上8時15分購買,這整排都被人用熒光筆畫起來了,很惹人注目。高志溶連忙問老闆「這個怎麼特別畫起來了?」


老闆像是想起什麼可怕的事情,抖了抖身子,脫下老花眼鏡,嚴肅地說「那天下了場大雨,這個男人全身黑,就連雨衣也是黑色的…」


-


2015年10月05日,晚上8時,老闆見天氣這麼差,而且夜晚後沒什麼人會過來這條街,就打算提早關店。老闆把擺在閘門口的刀器全都收好放進盒子裡後,已經8時10分了。


此時有位穿著黑色雨衣和黑色衣褲的人走進來,身上有著一絲絲的血腥味,雨水渾濁著一些血液沿著他的雨衣滴落在地板上,“滴答滴答”的聲音在一片肅靜的刀器店裡顯得格外恐怖。他站在那邊好一會兒,令老闆都戰慄了,他才緩緩走到雙刃刀的擺放處,拿了一把,把錢放在櫃台上。


老闆趕緊跑到櫃台處,顫抖著手把雙刃刀的買賣簿拿出來,想讓他填資料。


他卻直直地站著,雙手不曾再次提起。老闆鼓起勇氣問「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姜泰熙。」過於低沉的聲音讓老闆一度聽不清他在說什麼。他見老闆沒動,又說了一邊「姜泰熙。」這次說得比較高聲一些,至少聽得清了。


老闆抖著手把名字寫下來,姜泰熙見老闆寫好名字便轉身離開了。片刻都沒停留。但這段記憶印象太深刻了,老闆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姜泰熙不對勁,渾身上下都不對勁,卻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他對人類或是動物做出什麼暴力的行為而把他放在心裡。


-


老闆從那天之後就把那把僅剩的雙刃刀擺在櫃台後,顯眼的地方,期待有天警方會來到這裡詢問關於這把刀的詳細信息,好在警方隔了幾個月就找上這裡了,不然心一直懸著,很不安。


聽著老闆說了這段回憶的李宰鎮和高志溶都皺起眉頭,覺得這個姜泰熙一定有問題,雖然整體上說不出是什麼,但絕對和這起拋屍案脫離不了關係。


感激地向老闆告別後,兩人立刻打電話回警局調查姜泰熙。


「哥,姜泰熙,是買了那把雙刃刀的人。」


-


在學校的金在德和姜成勳在上課鐘聲響起後才離開食堂,順著學生們指的路線向輔導處前進。


站在輔導處門前,兩人都覺得很不對勁,一般的輔導處給人的感覺一定是溫暖的…可這邊卻讓人覺得陰森…姜成勳才剛把手舉起、要敲門時,門已被打開,一位留著長髮及腰、穿著白醫袍、面無表情的女人站在門後,冷冰冰地對他們說「進來吧,警官。」女人胸前別著的名牌上寫著李娜娜。


金在德和姜成勳對視了一眼,他們可沒表明自己的身份,更何況一般警官都不會染頭髮吧,還是這麼顯眼的深綠色和金色。但他們還是順從地走了進去,也沒多問。


等金在德和姜成勳邊觀察四周邊坐在沙發上後,李娜娜不知從哪裡端出兩杯還在冒煙的熱咖啡放在他們面前,說「我半小時前看見你們在操場找我。」


這句話證明了剛剛在二樓盯著他們看的是她,但這一切都太巧合了,不是嗎?


他們才剛找到學生問輔導處在哪裡,李娜娜就從二樓盯著他們看了好一會兒;他們才抵達輔導處門口,李娜娜就從裡面把沒有窗口的木門給打開了…這一切都像是一場被她主控的遊戲,難道她知道些什麼嗎?還是,她在等待警方逮捕她…


——暫封——


这个有库存!下周更新的一章!

忘了前言的去我空间翻翻叭

我怎么这么多坑啊🤦🏻

我错了🤦🏻我大概写完案一就不写这篇了🤦🏻

我的脑细胞不好使啊啊啊啊啊 T^T


另外:金在德和张水院的pb是我更文的动力🙆🏻


【源德】情 趣

*短小 慎入

*一切仅是脑洞


三更半夜的,手机里传来一声"叮",您的小可爱更新ins了。殷志源边打着游戏边伸手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解锁后成功看见一只松鼠在给大家拜年。


文案里还写:

新年快乐!!!!🐽 快乐长假🎵🎶 with 爱德华🐕/松鼠🐿 🙏👌👀 你们可以拿点我的福气

照片是不是太普通(可否帮我p在危险点or特别点的地方行礼)

*文案取自珍德骑士团*


殷志源挑挑眉,用特地只关注金在德一人的小号给他点个心,把自己游戏打完之后,打开了修图软件,专心给他的小可爱p图。


十分钟以后,殷志源满意的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图片,勾勾嘴角把照片发给金在德,还问"这样够危险吗?"


"哥…你什么意思啊!"金在德看着kakao里殷志源发来的照片哭笑不得,他把金在德在周偶里比心的照片p了个刀和松鼠德。


"不喜欢?还有一个。"殷志源把另一张图片发过去给他,心情还有些忐忑。


金在德看着图里的殷志源双手合十,而松鼠德就缩成一团,被他捧在手心里。心里暖暖的,发了个自己"喜欢"的动图给他,再说"谢谢哥,我很喜欢。"


「…」张水院看着坐在电脑桌前傻笑的殷志源和坐在沙发上傻笑的金在德,忍不住发出疑问「你们就在一屋里!为什么不能当面说?!还TM发在群聊里!」


迎来了殷志源和金在德深深的鄙视「没有情 趣的家伙。」


「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来自张水院内心深处的疑问,自己一个才失恋不久的人还必须看着自家哥哥谈恋爱,还得被鄙视!


——完——

祝各位除夕快乐,提前祝您们各位新年快乐💛

愿每位看文的小姐姐、小哥哥(?)在新的一年里可以心想事成、顺顺利利~🎉


ps:我没弃坑!等我初四考完试就更文🤦🏻